|《煎饼侠》或成最赚钱电影 大鹏:请古惑仔加盟最难|影视加盟

详情

《煎饼侠》或成最赚钱电影 大鹏:请古惑仔加盟最难

2015-07-15

 人民网北京7月14日电(记者蒋波)7月13日,大鹏的导演处女作《煎饼侠》在北京首映,郑伊健、陈小春、谢天华、林晓峰这四位“古惑仔”的出现是全片结尾“彩蛋”,他们在电影结束后集体亮相,瞬间点燃现场热情,导演大鹏以及一众主演也秒变粉丝。由于影片中客串明星众多,绝大部分演员都在扮演自己,这对很多明星来说,形成了不小的压力。接受采访时,大鹏被问最多的就是如何请演员。他说,“东北F4”的出场就是给师父说句话,最难的是协调“古惑仔”重聚,尚格云顿能来纯属偶然,原来那个角色是吴京的。

  此前《煎饼侠》已经举行了多场点映,均收获超高好评,在上海电影节上,《煎饼侠》还拿下了传媒大奖新人导演和新人演员两项大奖。对此大鹏谦虚的表示:“拍电影这件事一直以来我是有信心的,只是大家对我没信心。大家对我是没有期待的,会抱着一种嘲笑的态度看一看,大鹏拍电影他会拍成什么样?或者"煎饼侠"这三个字太烂了,它会是一个什么故事呢?当大家看到一部电影是正常水准的时候,哇,挺棒的。”不过大鹏对自己的导演水平也颇有信心,“我其实对自己当导演很有信心,我会把喜剧拍下去,而且以后的电影会比这部好。”大鹏的信心或许来源于《煎饼侠》的市场表现,因为影片投资少,仅凭点映场就已经收回成本,大鹏还自信的说:“无论票房多少,《煎饼侠》将会是中国最赚钱的电影。”

  记者:《煎饼侠》里不少明星客串,操作起来困难吗?

  大鹏:因为有三十几个明星加盟,给拍摄造成一定的难度。明星的时间地点都很随机,除了主要演员,大部分客串的演员……像岳云鹏和郭采洁有一场戏是在车里面完成,但是他们并没有见过面儿。我们在拍岳云鹏的时候是郭采洁替身,在拍郭采洁的时候时候是岳云鹏替身。但是大家在电影里根本就看不出来,这是我的成就感。我们画好了严格的分镜头的脚本,严格去执行拍摄方案,最后结果是完美的,但是实现的过程是坎坷的。

  记者:电影里的明星用档期满、骨折等理由拒绝你,在实际邀请明星过程里遇到过吗?

  大鹏:会用比电影里更离奇的方式拒绝我(笑)。我想说,我在这个行业里面合作很多演员,美国的,韩国的,日本的,德国的,好像国内的演员基本上我合作了一百多个,在拍《屌丝男士》和《煎饼侠》的时候,这些都很感恩,大家愿意帮助我,这是特别好的。我希望《煎饼侠》火了以后,他们还愿意帮助我。

  记者:怎么评价“古惑仔”的表演?指导偶像演戏什么感觉?

  大鹏:我没有资格评价他们,因为他们是我的偶像。我要暗示自己是一个职业的导演,他们是参演这个电影的演员。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,经历了很多的沟通,以及具体的协调,才能完成他们集体来到北京参演这部戏,这是我最大的成就感。我会继续在接下来的作品中实现所有人类似的梦想,让更多经典或者有情怀,或者说不可能的人出现在我们的屏幕当中。

  记者:怎么会请到尚格云顿来出演?

  大鹏:我说实话,尚格云顿是一个特偶然的机会。本来在《煎饼侠》最后有一场打戏,我请了吴京,他也答应了,但是在去年九月的时候,吴京的膝盖因为拍戏受伤,我们剧组就面临替换人选,但是我又找不到任何人可以替代吴京目前在中国的功夫巨星的地位。所以我就想的远一点儿吧,好莱坞,就接触,试试看,所以就有了尚格云顿的加盟。

  我没有问他为什么要加盟这个戏。外国人要好谈一点,因为他们更职业,合适的价钱,合适的时间,合适的角色,就可以促成合适的合作。内地来讲的话,我邀请很多艺人,大家出于各种各样的考虑。因为是全明星阵容,大家都是演自己,可能对我是不是要演一个跟我同名同姓的明星,是这样的性格,会有担心。反而觉得在邀约国外演员的时候,因为他们职业化程度更高一点,更容易。最难谈的没有出现在这部电影里。从时间啊成本啊角度来讲,“古惑仔”的加盟对我来说难度非常大的。

  记者:如何把小沈阳、宋小宝、刘小光、王小利请来的?

  大鹏:东北F4(小沈阳、宋小宝、刘小光、王小利)他们是我师兄,我跟我师父说一声,他们就来了。但是他们在我师父的剧集里面都没有同时出现过,所以我觉得这个很奇妙,因为他很支持我。

  记者:师父看了你的电影吗?怎么评价?

  大鹏:看了。前几天《煎饼侠》的巡回路演做到了沈阳,他已经很多年没去电影院了,我问他,你上次去电影院是什么时候,他说忘了。我师父他没法进电影院,因为太多人认识。那次为了我他乔装打扮进到电影院里面,跟大家一起看电影,这本身是对我极大的认可。看完了他非常喜欢,超出他期待的我能完成的程度,同时他还说了一句话,他说我没有必要恭维你,因为我是你老师,所以你不好我会告诉你的,但是你好我也会认可你的。

  记者:这次主演都不是大明星,投资方有没有建议你用其他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员?

  大鹏:我特别特别感激投资方们能尊重我的意图,包括我选演员,我用袁姗姗演女一号,用一个没演过戏的人演男二号,在很多人看来我很大胆,但是我觉得他们非常适合。我觉得姗姗非常棒,她需要这样一个机会。包括你刚才讲的名字,《煎饼侠》,观众走进电影院,跟我去解谜,这是一种快感。你走进电影院,看完了,一定说,喔,还只能叫这个名字,这个是很酷的。包括我跟柳岩有一段感情戏,最后结果是什么样的,没有说的特别清楚,这样很酷啊,观众可以参与到电影当中来,他们要走进电影,共同解谜,这是他们的成就感。

  记者:听说你跑路演要跑40个城市,在国内刷新了纪录?

  大鹏:十九个城市每天转下来我们团队已经病了一圈儿了,对我个人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。吴京他是中国的一个纪录,他的《战狼》跑了24站,我们肯定会突破这个纪录。但是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可以说的事儿,因为这很悲壮,真正的大片是不会这么干的,只有像我这种自己导演,自己主演,有闲工夫,一厢情愿,又是年轻人,我有体力。